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我一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92|回复: 0

转 一名8年经验“水军”的自白:我赚了很多钱,我骗了很多中国人!

[复制链接]

11

主题

0

听众

9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3-2 08:40:53 |显示全部楼层
一名8年经验“水军”的自白:我赚了很多钱,我骗了很多中国人! 2018-03-30 00:02

澎湃新闻记者 任雾 实习生 潘李
2017年5月以来,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机关开展打击“网络水军”全国集群战役,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00余人,涉案总金额上亿元。
“明星互撕,明星的小号被曝光,各种东西其实都是套路……”
“真正地有点技术含量的品牌推广,需要的是一种情感的诉求,引发你和受众的共鸣和排斥心理……”
本文主人公“老邪”曾做过八年“水军”,在论坛发过病毒小广告、给淘宝商家刷过单、炒作过明星,也为企业打压过竞争对手,为此他的网站曾被依法关停整顿过三次。
“这是一个灰色产业,很多人没有顾忌,很多人抱着侥幸心理”,如今老邪不再做一线水军,他向澎湃新闻披露了这个圈子的明暗规则。
【一】
我初中辍学就开始工作了。当时是2010年,我在湖南,做了一个有很多写手的文学网站。
本文图片 来自央视新闻客户端“起底网络水军”调查 截屏图
开始就是做了一个QQ群搞着玩玩,后来正经成立水军工作室是在2011年下半年。联系我的第一单是一个家具厂,让我在各论坛上发一千多张帖子,实际上就是软广告,搞得好的话能赚个两三百块钱。
那时候,我工作辛辛苦苦一个月下来也就挣两千块钱,当你发现做这种事情,遇到不错的单子,可能一天就能把一个月的工资挣回来,肯定更愿意干这一行。
2010年的时候,国内BBS还是很火的,像豆瓣、天涯,很多学生都很喜欢玩,你有一个论坛注册会员的话,在上面找兼职是很简单的。你发个帖子就有人主动找过来,刚开始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水军主要群体还是学生社会闲杂人等,因为这部分人没有固定的经济收入。那一单我找了几百人,天天到其他论坛发那种病毒式的小广告,几毛钱一次。第一次做没有经验,很多细节没有做到位。比如要跟客户汇报,结果有些东西像截图或者链接,没有保留和汇报,客户就认为你没有去做,那次我赔了200块。
收入最开始非常低,我想的是先多发一点帖子,以后才有可能接到贵一点的单子。这个行业的客户,选择合作的团队看重的并不是名气,他们最看重是保密,因为没有一个明星,也没有一个企业愿意被别人暴露出来我请了水军,对吧?
【二】
一线水军分不同的工种,有专门发帖子和评论,有专门刷单,还有专门写稿子的。灌水时召集多少人手是看不同的业务单子和业务量。比如这个单子是刷一千帖,我可能找几十个人就够了,这个单子要刷十万帖,那我可能需要大规模的人手。
你召集了几百人的时候,不可能一个人一个人去对接,我只能把钱分给组长,组长再往下分。这个组多长时间内要完成多少贴,那个组在多长时间内要完成多少贴,每个组都有组长。
付款即可推稿上各大门户网站
底层的兼职人员是不固定的,但是管理人员都是固定的,我手下可能有十个小组长,有活了我就去找这十个小组长,要求每个人大概给我去找多少个人。比如,这两天你给我刷2万贴,你找十个人,不睡觉不吃饭去刷我都不管,或者你找一百个人去刷我也不管,你只要给我完成任务就得了。
最初一贴就几毛钱,最便宜的时候一贴两三毛,一般都是五六毛,那是很多年前了;现在除了机刷,现在还有机器软件刷的,真人刷的很多平台现在贵多了,普通一贴最起码也要一两块起,贵一点的五块八块十块。
“养号”是任何水军团队都是必须要做的,最初都是通过机器注册或者是找人注册。以前微博最好的时候养微博号,稍微成熟点的团队手上有几十上百万的微博号。现在知乎越来越火,我们手上的知乎账号就多的是。有的团队他们每个人负责几十个号或者几百个号,隔三差五去登录一下去或者做一些转发之类的。
比如说我手上有300万个账号,我拿出其中一个号,让剩下300万的账号全部都关注这一个号,制造假大V。今天无论是知乎还是微博,很多假大V都有幕后的公司团队运作。
【三】
我印象最深的是去年一个国内的音乐软件公司,花了几百万,专门去黑另一家平台,我参与其中了。
音乐软件就是从功能性上入手,有的软件可能曲库比较高,有的软件可能音效比较好,有的可能操作页面和用户体验比较好,这种黑并不是无中生事的,你在音效设置方面做的就是不行,或者说你在一些操作用户体验方面做的就是不行,那你还不让别人说了?
还有一种操作方式是运用鄙视链。比如说现在的文艺青年一般用网易云、虾米比较多,年纪偏小一点的用QQ音乐比较多,那年纪比较大点的可能用酷狗。互相之间都有一些鄙视链嘛,喜欢文艺这一块的就肯定看不上用QQ音乐的,用QQ音乐的有肯定看不上用酷狗的,用酷狗的又觉得用网易云这些都是矫情的小孩子,这种东西是没有对错的,只是你站在谁的立场说话。
他们并不是通过正常的市场竞争方式,而通过一种黑的方式,贬低其他平台抬高自己。除了一些非常低级的,才硬是泼脏水去黑,真正地有点技术含量的品牌推广,需要的是一种情感的诉求,引发你和受众的共鸣和排斥心理。
淘宝的单子无非就是刷单。你找全国不同地区的人,让他们去买某一款产品然后幕后把钱退给你。淘宝刷单全部都是店家自己花钱做,因为淘宝是你的销量越高你的排名越靠前。
我做过的店挺多的,食品类的、电子类的。当时不光帮刷单,还写一些评测和比较长的评论。纯粹刷单的话,我们给下面工作人员一般都是刷一单几块钱,有的两块、有的五块,这个算是最低层的水军了。写评测、写评论是另算的,专业的评测收费很贵,比普通的稿费差不多贵两到三倍,写普通的稿子现在普遍的价格是一两百块一千字,或者两三百块一篇。
淘宝刷单看你客户资源多不多,客户资源多当然就赚钱,有的一个下来可能就赚千八百的,有的下来十万八万的,这个东西真的不好说。
淘宝管得严了,现在刷单越来越不好搞了,我都一两年没有做过这方面的东西了,但现在还有很多团队在做。
水军这个行业分很多圈子,有专门做企业,有专门做媒体,还有专门做娱乐圈的。我唯一不太适应的就是给明星做推广,因为你要把他吹得特别完美。说实在话,很多当红流量明星谁是谁,我都分不清楚,但是你天天看到网上有人讨论这些,你无形当中就知道了。
娱乐圈的事情,很多都是假的。我去年年底接了一个当红小花的单子,跟品牌代言和人设相关,帮她做一系列的推广计划和核心稿件的撰写。无论是一个明星正面的料还是负面的料,恋情啊这类的,99%都是有人专门策划设计的,都是为了吸引人眼球而已,明星互撕,明星的小号被曝光,各种东西其实都是套路啊。像娱乐圈的刷某某明星演技好,又蠢萌,又傻白甜的,这不都是在引导网民吗?
具体案例我不能讲,我讲一个,只要是干这行的很多涉及到的人立马就知道我是谁了。涉及到一些大品牌的事,就那么一两个团队做的,我只要是讲出来,当事人就会找我麻烦。
【四】
水军分不同的职位:有专门做一线水军的,很简单谁都可以干;有专门写稿子,软文新闻稿,这些人一般都是兼职的写手,稍微大点的水军团队还需要设计师、策划师,专门做业务公关。
我做水军还有很多别的类型的,比如自媒体公众号的运营,大V号的运营啊,新闻稿的发布与推广啊,各种乱七八糟,包括纯一些炒作的案例,我们都有做过。
2013年左右,水军灌水发帖子那种我已经不怎么做了,想往更高端的方向走。那时我帮国内一个很出名的艺术家写了一本书,其实代写也是水军行业里一个非常重要的业务。这些年我也一直在给人做枪手, 也被骗过很多次了,一些人找我写稿子,或者是做水军什么的,搞完不给钱。现在我做任何项目都是需要先预付款的。
当你涉足这个行业,你的交际圈、朋友圈都是这种人,那个时候你想找人很容易。比如你去贴吧,豆瓣天涯之类的网站发个帖子,找人兼职写稿子,加你的人会很多。你可能以为自己在运作水军,他们可能并不这么觉得,只是觉得自己在业余时间赚点零花钱而已。
我不知道别的团队,做水军这些年来,所有的东西我都是有证据的。没有证据找上我的很多,比如明星A和B闹矛盾,中间也有一些团队找到我和其他一些团队,他们也不是B那边的人,是A得罪过的人,说要把A往死里搞,要用我们发布东西。我就说你这些东西起码要有证据,无论是语音录音呀,可靠的聊天记录呀,或者是你拍到的一些照片,你没有证据就是说A怎么怎么样,那这个事情我是不做。这个单子其实很大的,我们做第一阶段就能收入60万,但我后来给拒了,因为我考虑这个东西不靠谱,可能涉嫌诽谤嘛。
水军行业里,大部分情况是一年可能只忙三四个月,剩下的时间就天天玩了,因为正儿八经的活并不是每天都有,而每天都有的活都是很小很小的单子。我做水军最好的时候一年可能挣几十万,像我这种年收入在水军行业里面算是低的。稍微有点头脑、不像我这么懒的,一年估计百八十万都是很正常的。
按照相关的法律法规,水军还是不太规范,第一你不缴税,第二你没有合法的身份地位,这是一个灰色产业,很多人就没有顾忌,很多人抱着侥幸心理。政府对于水军的打击从来没有停止过,我当年的网站没有关的时候,就一共被封停整顿过3次,我也被“请喝茶”过几次。
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对上面政策的嗅觉很敏感的,国家的管控越来越严,传统的水军肯定是越来越难做;另一方面各个平台的网站技术一直在升级,给你检查出来就封号了。目前许多人一方面往个人品牌、自媒体这方面发展,另一方面就是往正规的公司方面发展。
以前大型的社交平台贴吧、天涯、豆瓣、人人网现在都没落了,现在国内比较火的一个社交平台,算是知识交互平台,应该就是知乎了。以前别人是通过论坛找到我,现在基本上都通过知乎。我现在已经不做一线水军了,2015年我开了传媒公司,现在主要是写东西。几年前做一线水军是因为我那时候赚不到钱,什么钱我都愿意赚。到了今天,我用一个小时写一两篇稿子就能赚千八百,我何必去组织一群水军,可能只能赚个百八十的呢。
扩展阅读:
给钱就删!日益壮大的网络水军也到该下岗的时候了
蓝鲸财经 作者 | 苏文
“当真相还在穿鞋的时候,谣言已经跑遍了整个世界。”这句话用来形容今天的互联网信息社会一点也不为过。
如今,靠网上的点评来选择,已成为很多人的消费习惯。不论是网上购物、外出用餐亦或者是去看一部电影,大多数人们都习惯于先看看网上的评论然后再去下手。但也有越来越多的网友发现,所谓的评价越来越不靠谱,已经不单纯是所谓的“买家秀”和“卖家秀”,进了餐厅,发现与网上描述的环境千差万别,菜品大相径庭;看了某个电影才发现,剧情老套,演技夸张跟网上描述的根本不是一回事……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所谓的好评不过是某些人为了一些优惠券或者折扣在违心的写评价,更有甚者,一些商家甚至会雇佣一些人来专门刷评论,也就是所谓的“网络水军”。
从“刷单、刷好评”到“刷粉、刷话题”
动动手指,发发帖子,就能获得一定的报酬,这大概是对网络水军最简单的一种描述,而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所谓的QQ群,微信朋友圈,微博,网站发消息,完成对某事件的引流炒作,营销推广,甚至是网络投票来满足客户的需求,进而获取相关的报酬。这种现象很多发生在网络的热点事件中,例如此前涉及PG one的“紫光阁地沟油”事件,演员袁立和浙江卫视《演员的诞生》纠纷一事等。
小鲸随后联系了一位豆瓣发烧友刘某,据其介绍,自己曾经也被署名为豆瓣的工作人员邀请做“网络水军”,即在豆瓣刷影评,价格是短评8元,长评50-80元,此外,一般情况下会对方会提供电影票,但前提是必须要赶在电影上映初期。因为平时有写影评的习惯,刘某就答应了,之后也写过几次,对方也支付了相应的费用。
此外据其介绍,在某些热门小组中,经常会有人通过私信等方式联系小组成员为某些明星或品牌进行宣传,发软文等,类似水军的角色,对方也会支付一定的费用。
由此可见,随着今年里社交媒体的发展,“水军”已从单纯的“刷单”“刷好评”流向更前端的“刷粉”“刷话题”领域。据人民网报道,如今在网上,买粉、买评论十分常见,甚至针对客户的不同需求有不同套餐,从几元钱到几百元价格不等,200多元钱就可以买到1万个“精品活跃粉”。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水军还趁机组成网络推广公司,不断扩大自己的业务,一边刷,一边发,价格在10-2000元不等。此外,小鲸随机打开某宝上的一家公司,在一家标价为10元(方便结算,如100元就拍10件)的店铺介绍中还出现了所谓的“特价套餐”等,客户选择的余地也非常广。
(图片来源于网络截图)
网络水军俨然已成“黑色产业链”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在贴吧、论坛里发帖抱怨某种产品质量不好,或投诉某个商家服务态度有问题。尽管帖子内容真实,而且不含有任何侮辱、谩骂等过激的言辞,但没过多久,帖子却被删了。其实,这很有可能是网络水军的功劳。
他们通常的手段就是在你帖子下方跟帖或者回帖,甚至不惜放上一些带有敏感性的文字和图片,进而为删帖埋下“伏笔”。尽管近年来监管日趋严格,然而,在利益的驱使下,网络水军也不段在进化,如今俨然已经形成了一条“黑色的产业链”。
去年上半年,在公安部部署指挥下,广州市公安局挖出一个以“三打哈”网站为核心、涉案人员涉及21个省份、业务遍布各大论坛的特大网络水军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77名。他们主要是通过建立网站平台共享资源、相互合作,形成“有偿删帖、发帖、灌水”中介模式产业链的特大“网络水军”团伙。
据警方介绍,帮助当事人删除对其不利的帖子,收费会在300元至3000元不等。此外,在这个过程中,也会通过层层中介找到论坛版主或公司“内鬼”进行暗箱操作,每一个中介间大概会收50至100元的介绍费,其覆盖面广、链条长、关系也及其复杂。
(图片来源于网络)
此外,法制晚报梳理后报道,在“非法提供有偿删除信息服务”的案件中,一般团伙作案居多、作案人员多与文化传媒公司或网络科技公司有关亦或者直接就是公司的负责人。如此前的中国经济网环保频道“主任”开价30万删负面、腾讯网编辑王某帮人删帖收费1000元/条、海口网警删帖收取好处费70余万等。
环保频道“主任”开价30万删负面
2015年2月,北京警方接山西某冶炼公司实名举报,称在2013年1月,中国经济网环保频道曝光了该企业环境污染的负面信息。企业多次联系网站后,自称该频道主任的陈某要价30万才肯删除负面信息。据悉,4年间,陈某等人轻松获利600余万元。
腾讯网编辑删帖1000元/条
2015年1月26日,国家网信办公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十大典型案例。其中腾讯网编辑王某某从2011年底开始帮人删帖,通过“中介”李某接活,每条收费500到1000元。遇自己无法删掉的帖,王某某就发到QQ群里找别人删除。此外,他还行贿搜狐网安中心高级经理何某46.95万元帮其删新闻。后王某某获刑6年。
网络水军是时候下岗了
时而化身营销推手,时而伪装成热心网友大肆评论,这些所谓的“网络水军”可能在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中肆虐横行。当记者问及其中一位网络水军时,对方表示,跟帖和发帖的目的其实也只是为了补贴一点家用,根本没有想过会对别人造成多么大的伤害。可事情或如他所想的那么乐观吗?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殊不知,对于那些深陷舆论旋涡的当事人来说,你的一个不分青红皂白,一个推波助澜都有可能会成为那最后一根压死“骆驼”的头发。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披露,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达到7.51亿。可见,如今超过一半的国民已经与网络相连,其工作生活甚至是生存也离不开网络。可想而知,如果国民面对的是一个充满了恶意和信息诱导以及处处虚假的社会,那么公民的人身财产毫无疑问也将受到侵害。
据人民网报道,自2017年5月公安部组织开展打击“网络水军”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以来,已破获相关违法犯罪案件40余起,涉案总金额上亿元。
时至今日,无论是商业领域,还是在舆论领域,网络上还存在普遍从事着编造发布虚假信息,有偿删帖、诽谤攻击、非法推广等破坏网络正常生态的恶举。不过,这些年来,随着监管的收紧和日趋完善,对于整治网络“水军”的乱象,我国在立法规范层面也进行了诸多探索。
今年1月1日起,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开始施行,根据该法案,刷单炒信、删除差评、虚构交易等行为,都将受到查处,网络“水军”、职业“差评师”等不法经营者将受到处罚。此外,法案还规定,“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
值得注意的是,在相关法规不断完善的同时,一些平台也在对“网络水军”进行监控和清理,如腾讯的“反刷”机制、阿里的大数据查找、微博的反垃圾系统等。
最后,在笔者看来,网络“水军”的存在已经严重损害了互联网信息质量,其存在让时代变得浮躁,让人心变得不安。但其治理也并非一时、一己之力就能够完成,它需要的是政府、平台乃至每一个个体的努力。毕竟,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无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苏公网安备 32050602010521号

Archiver|手机版|爱我一身 ( 苏ICP备13048913号 )

GMT+8, 2019-8-19 03:24 , Processed in 0.24446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avec! X2.5

© 2001-2012 Avec Inc.

回顶部